如意娱乐-不讲“规则”讲“聪明”的中国人

(一)
盛世攘攘,大家的三观是如此的不合,以至于一块月饼就能让两个人在朋友圈中互相鄙夷至“撕逼友尽”。

说的是这两天阿里巴巴几名程序员因为一块月饼被公司以光速开除的事情。因为这个小插曲,我又屏蔽了2个群,退出了1个群,因为实在是怕手机屏幕上的鲜血溅我一身,我这冰清玉洁的身子,可不能就这么被几个无聊透顶的“真理婊”给玷污了。

这事儿说起来很简单,阿里巴巴在内部搞了一个针对集团员工的中秋秒杀月饼的活动,价格便宜,月饼呆萌,所以引发了阿里不少员工参与月饼秒杀的活动,有那么4位阿里安全部门的员工,看到内网秒杀界面整的毫不安全,直接写了个抢月饼的程序,然后以迅雷不及电驴之势,秒杀了100多盒月饼,然后呢,然后就被阿里以闪电一样的速度约谈、签解约合同,收拾东西走人了……

一时间掀起轩然大波,人间沸腾,以至于将嫦娥姐姐都惊醒了,她翻身从玉帝的龙榻上坐起来,给八戒发了条微信:死猪,你快些让这些凡人消停点,否则就别想再上老娘的床!

辩论两派的立场势如水火。正方支持阿里的官方决定,认为恶意刷月饼虽然损失较小,但员工监守自盗已经触犯规则和价值观底线,必须开除以儆效尤;反方认为阿里官方有些小题大做,不近人情又过于上纲上线,4名程序员只是开了个“极客式”的玩笑,不应该上升到价值观层面,更不必走闪电开除的决定,这伤了阿里员工的心。

我觉得这事儿十分简单明了:这难道不就是一次堂而皇之地破坏规则为了贪小便宜的行为嘛!

因为是小便宜,所以不至于罪大恶极,更不至于上升到价值观和人格层面,我认为这事儿实际上和人格无关而和人性有关;但也不能因为是小便宜,就忽略这种行为的可鄙恶劣之处,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警察抓脏的时候顺手往自己兜里揣上几千块钱或两个钻戒,你不会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法官判刑的时候收点贿赂少判罪犯一两年,你不会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开学时校长先将自己亲戚和送礼家长的孩子安排入学,你不会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福彩开奖中心的人随便告诉情人一串杂乱的数字,你不会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爸快不行了结果医生却先把自己的三舅姥爷推进了手术室,你不会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成绩第一却眼睁睁地看着成绩倒数第一的局长侄子把你硬生生从面试中比了下去……

我想,你必然不会觉得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实际上,无论这些事件造成的影响是大是小,这些事情的本质都一样:你不能公然破坏规则,在一场公平的比拼中,不讲规则的潜台词就是,是原本属于弱者的利益满足了你可耻的收益,而无论这利益是大是小,它的本质都是可耻的!

(二)
这让我想起了“田忌赛马”的故事。

这个故事远在战国时代,说的是大臣田忌与齐威王赛马,两人的马按上、中、下三个等级,进行三局两胜制的赛马比赛。齐威王的上中下三个等级的马都比田忌的强的多,三次比赛的结果都是齐王胜利,这胜利赢的顺理成章。在田忌郁闷的时候,他的好基友孙膑让他耍个“小心眼”,即用下等马对齐王的上等马,以上等马对中等马,以中等马对下等马,结果田忌两胜一负,赢了齐王。

这个千古流传的故事很好地反映了中国人爱耍“小聪明”的价值观,并且堂而皇之地登上了和谐社会下的小学课本,而在我看来,田忌赛马的故事是十分不和谐的,它比奥运赛场上臭名昭著的“兴奋剂丑闻”更为不堪。因为孙膑和田忌两人蝇营狗苟,用了下三滥的手段换来了一次令人鄙夷的胜利。

他们让自行车选手冲刺在了马拉松的跑道上;他们让迈凯伦驰骋在了自行车比赛的赛道上;他们让80公斤级的选手和60公斤级的选手站在了同一个擂台上,他们公然破坏了比赛的规则,用堂而皇之的犯规行为赢得了一次不道德的胜利。

我不知道现在的小学课文里面还有没有《田忌赛马》这篇课文了,反正我上小学的时候被荼毒过。如果你孩子的课本里,还有这篇课文,请你至少应该告诉你的孩子:这比赛,田忌胜之不武,赢的很脏,赢的很没规矩,赢的臭不要脸!

很多时候,面对那些为人称道的“中国式智慧”,我都觉得,那其实是一种并不高明的“小聪明”。

我得承认,很多时候,我以鄙夷的姿态和眼神来看待“小聪明”。因为“小聪明”与大智慧不同,如果将智慧形容为两情相悦之后的明媒正娶,那么耍小聪明搞小动作就是明知道人家姑娘不喜欢你,当为了得到这个人,竟然选择处心积虑地将妹纸灌醉然后迷奸完不说,还要拍张裸照威胁说:你看,生米煮成熟饭了,你就跟了我吧!

最无耻的是,还把这种行为错误地当成是一种“智慧”而四处炫耀,“甭扯别的,老子最终把她搞了”!

判断一个人的行为到底是“小聪明”,还是具有一种“大智慧”,有一条清晰而简明的标准,免费分享给各位:

那就是,你在满足自己欲望的时候,你在获取自己利益的时候,有没有违背他人的意愿,有没有窃取本该属于他人的权益?

所以,我认为智慧是一种大格局下的共赢;而小聪明小动作小心机,即便满足了自己的欲望,盗取了本该属于他人的利益和财富,本质上却只是一种竭泽而渔的一竿子买卖,终将被人识破,被人鄙夷,是一种达尔文主义指导下的“零和博弈”行为。

所以我一直相信,马云当年在阿里巴巴创建的初期,的确是像他所言,将客户的利益放在第一,而不是一心想着从客户身上套取利润。如果马云当年只想着自己如何发财,那么,以他的智商,现在或许也会是一方小富,但绝不会成就今天的阿里。

“小聪明”有可能会成事,但绝不会成大事!有时,这个世界的道理很朴素,没有大格局,难成大事业。因为“小聪明”是有天花板的,它限制人的视野,你若突破不了小聪明小动作的掣肘,扑腾扑腾可以,抢到的饲料也足够把你吃成一直肥鸡,但你永远也不可能真正飞起来,成就所谓凌云之志。

(三)
在中国,所谓“规则”,其宿命不过就是被人来打破和践踏的。

“规规矩矩”在中国的文化里,从来就不是一种美德,相对于在规则下“规规矩矩”做事情,我们的文化氛围中,更多的崇尚于“玩小聪明”、“搞小动作”、“使小心机”。

堵车时,想办法加塞挤占,哪怕背后就是嘀嘀作响的救护车,反正里面躺着的不是我家人;竞标时,走后门谈回扣托关系,只是不在乎产品质量和服务保障;工作上,想办法曲意逢迎,活儿干在领导眼底下,套下在同事背心后……

“规则”的可贵之处在于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钳制权利和强者,将特权和朋党关在笼子里,同时给予弱者一种相对公平的机会和保护,令弱者也有机会站在生死攸关的擂台上,拼命地搏上一次——弱者不一定会赢得胜利,但你不能剥夺弱者上场的权利!

但在中国,“规则”似乎变成了反过来倾轧弱者的又一道石碾,它霸道异常又坚不可摧,就像那块本来属于你的“月饼”,被人巧取豪夺,你大声抗议,然而竟然有一群同类对你不屑地喊道:懂点规矩,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啊,人家会给你留点渣渣的。

在我看来,一个不近人情的社会恰恰是最好的。我坚持认为:人人都讲规则的社会,相对于人人都讲人情的社会,要美好不止一万倍!

因为无论你如何强势,都有可能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度处于“弱者”的地位,那时候,你就应该祈祷,那个坐在法官椅子上,审判罪犯的那个人,是讲规则而不是讲人情的,因为那个犯人很可能姓赵!

当一个姓赵的人抢了本来属于你的那一块“月饼”,不知道你是否还能像个围观者一样,心平气和地对自己说一声:

算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You may also like...